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新传说] 代驾

[新传说] 代驾

时间:2020-11-06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老婆下岗后,我们家还房贷的压力陡增,于是我不得不干起了代驾,以解燃眉之急。
  
  那天晚上,我第一次到“一品香”酒店附近接活。8点55分的时候,我接到了一单,不由暗自郁闷,这单来得真不是时候。要是再晚来5分钟,起步价就变成28元了,这下我足足少赚10元。但我转念一想,有单接就不错了,于是我甩掉郁闷的念头,骑着折叠电动车去找车主。
  
  不一会儿,我和车主碰了面,只见他上唇留着小胡子。这年头留胡子的不多,所以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格外深。
  
  打完招呼,小胡子把车钥匙往我掌心一拍,说:“泓佳!”
  
  到泓佳小区8公里多,开车过去十几分钟。我规规矩矩地开着车,眼看要到小区东门了,小胡子忽然像打了鸡血一样,一迭声地喊停。我不知所措,一脚把刹车踩到了底,车子猛一哆嗦,停住了。我转头疑惑地看着小胡子,等他给个说法。
  
  小胡子嘿嘿一笑,说:“行了,就到这吧。剩下的我自己开回去。”
  
  我不解地问:“可是还没到啊。你自己开回去的话,不就是酒驾了吗?就算是在小区里,也不能酒后驾车的。反正也不差这几步,我把你送到家吧!”
  
  小胡子嘿嘿一笑,说:“就差这几步!愿送你就送,但收钱不能按8公里算。”
  
  我一愣,这才去看里程数,结果肺都气炸了:7。9公里!要知道,代驾的行规是5公里起步,超出5公里的,每公里加价5。5元,0。9公里不能加价。
  
  我气不过,与他理论,小胡子却嚷着:“咋的了?我找代驾十几回了,都是这价!”
  
  见他这副样子,我只能作罢,无奈地下了车,远远看着小胡子把车开进小区。
  
  第二天,我和同行老李说了这事,结果他说:“原来是那个小胡子啊,他就那德性!你不知道,哥几个都让他黑过。”
  
  我气愤地说:“不能便宜他。”老李一听,连声说我主意多,让我想法治治他,给兄弟们出出气。
  
  也真是冤家路窄,第三天晚上,还是在“一品香”酒店,我又接了小胡子的单。幸运的是,小胡子喝了不少,没认出我。他还是把车钥匙往我掌心一拍,说:“泓佳!”
  
  开了一会儿,我降下车速,问道:“前面有查酒驾,直走会耽搁十几分钟,要不要绕行?”
  
  小胡子不怀好意地笑笑,说:“绕道?你是想挣我钱吧。给我直走!”过了一会儿,他又好奇地问:“你是千里眼啊?你咋知道前面查酒驾?”我故弄玄虚地笑了笑,说:“内部消息。”
  
  其实,我今天的第一单活,就是在前面查酒驾的地方接的,才过了大半小时,交警肯定还没撤。小胡子不摸底细,哪里知道这些?果然,我开了不远,就看到柏油路上有影影绰绰的交警,小胡子也看到了,小声嘟囔着:“真有查的。”
  
  我瞥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干代驾有不少门道,哪里活多活好干,都要自己琢磨。以前,我经常在交警查酒驾的地方等活,一般在这地方叫代驾的人最多。一来二去,我就慢慢和交警混熟了,见了面称兄道弟,私下交情也不错。
  
  被交通指挥棒拦下之后,我按下车窗玻璃,一看果然是认识的交警,叫小马。于是我故意说:“兄弟,给我测测!”
  
  小马一看是我,笑笑说:“哥,别闹了,快走,别影响后面检查。”
  
  我嬉笑着,说:“别这样嘛。我走得急,忘带烟了!”
  
  小马笑着从烟盒里抽出两支烟递给我。我点上一支,耳朵上夹一支,又指指他身后开箱的矿泉水,小马便抓起一瓶扔进我车里。
  
  我冲小马挥挥手,说:“干完这单,回来找你!”
  
  驶出检查区,小胡子看起来清醒不少,也认出我了,他压低嗓门,小声问:“领、领导,你是……你和他们都是……”
  
  我眨眨眼,不置可否地“啊”了两声。这下,小胡子肉眼可见地紧张起來,一直在座位上挪来挪去,跟长了虱子似的。
  
  眼看快到“泓佳小区”东门了,也不等小胡子喊,我一脚踩下刹车,正好7。9公里!
  
  接着,我慢悠悠地下了车,从后备厢里拿出折叠电动车,又提醒小胡子:“好了,叫你家人来把车开进去吧。记住,可不能酒驾哦!”
  
  小胡子为难地说:“领导,我一个人住……要不把车停这儿?”
  
  我故意说:“这儿能停车?我没看见停车标志和标线嘛!乱停乱放,可是要扣三分,罚二百呢。”
  
  小胡子服软了,央求说:“领导啊,还是你帮我开进去吧。”
  
  我严词厉色地说:“你找了代驾再酒驾,不是一次两次了,上次我没带证件,这回又让我碰上了,我就得管!要不要看我的证件?”
  
  说着,我伸手掏了掏口袋,作势要把“警察证”掏出来。小胡子一把按住我的手,连声说:“领导、领导,你就饶了我吧。这回的钱,还有欠别的代驾那十几回的钱,我都补上,都补上!”
  
  我立马抽回手,看着小胡子掏钱的动作,心里得意起来:这一下,我那群被小胡子坑过的代驾兄弟可得好好感谢我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