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情感文章> 慢爱情

慢爱情

时间:2020-11-08 来源:admin 点击:

  她是他的同班同学。初一教室角落里,那个爱笑的女孩一下子牵住了他的视线,她亮亮的眸,洁白的齿,春风一样的笑,满月一般好看而散发柔光的面庞,像山野的一枝花,摇曳在窗破桌乱的教室里,鹤立鸡群。她的成绩和她的长相一样出类拔萃,它们共同构造了一片沼泽地,让他沉陷其中无法自拔。
  
  上课时,千方百计扭头去瞄她;课间,用目光在杂乱的人群中搜索她;放学后,在黑压压的人头中辨认她;上学时,想方设法地与她不期而遇……所有的决心、耐心和勇敢的心,都只为了偷偷地多看她一眼。而当千载难逢遇上她也投来一瞥目光时,他却心慌意乱,目光闪回躲避,呼吸缺氧,心脏狂跳,出现幸福过头而瞬间窒息的美妙感觉。这样让他难过而幸福的一瞬,机会微乎其微,他多么希望再来一次,那种被海水一下淹没又抬头深吸一口气的一幕,他只有一次次地偷偷地多看她一眼。
  
  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,也不知道想干什么,他下雨天连一双挡雨的雨靴都没有,他寒冬里连一双御寒的袜子都没有,他会有什么企图呢?没有,但他就爱偷看她一眼,雨天的一眼,她就是雨靴;冬天的一眼,她就是暖袜。他一个人活在柏拉图般的精神世界里,因为里面有她,他天天充实、快乐,每一天都充满希望,她就是他的日升月落、草生花长,就是他心中的所有美好。
  
  高考的钟声刹住了幻想的脚步,也打断了偷看的目光。高中毕业,她居家待业,他异地求学。蜗牛爬行一般缓慢、细针丢落大海一般下落难明的邮件,成为双方的信使。
  
  而青葱少年惯于偷看的症状已然消失。成熟似乎是一夜之间发生的事。生活让人长大,让人遗忘,也让人迷茫。
  
  信件藕断丝连般一点点地传递着他们之间的信息,似乎也在复活年少时光的美好记忆。不久,一个成年乡村女孩的窘境在她的信里显露无遗,她开始面临好心人一次次试探和牵线。而他却似乎失去了往前迈步的能力和动力,贫穷的家境让他对现实束手无策。他感觉到了她伸来的手,而当初的他能在一个人偷看的目光中沉迷,却似乎在两个人的现实世界中失能。借书,让两个人从抽象的信件来往中,走到具象的面对面的相遇闲聊中。
  
  1991年一个深秋的黄昏,她和一个高中女同学结伴,专程来到师专的校园看他。第二天就是周末,他们在茅家岭的村落和草木间穿越,似乎重返中学时代,看着不时发出银铃般笑声和露出调皮表情的她,沉睡在他记忆中的初中时代的那个瞬间被激活,两个她在他面前和心中合体,花去9年时光酝酿的这坛岁月的酒,似乎已经开封,一种情感在他心中波涛汹涌。
  
  月亮是个多情的媒婆。寝室断电,他翻出她的所有来信,靠着窗台,借着月光,一遍遍温习。青春期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室友们,平时就互相追索异性信件和相片欣赏打趣,推波助澜。第二天黄昏,一个室友自告奋勇,陪着他一块儿奔向在市区学习缝纫的她。她在茫然无知的状态下赴约,在街边小店吃了晚饭,去庆丰公园看了灯会,然后就在上饶的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。灯火阑珊,他在幽暗的长街灯影下鼓起勇气说明来意,而她沉默良久。原来她已是进退两难。
  
  长街漫漫,身影长长,沉默深深,等待让他像那个在跑全程马拉松的选手,遥遥不见尽头。或许,近十年的时光,在这个夜晚在她的脑海一直在重播,她在听从她内心的某种召唤。
  
  她一声轻轻的“嗯”就是一纸宣判词,1991年的那片夜色和那条长街,因此成为人生长途中一片独有的景色。
  
  长路漫漫,一场飘然而至的雪为一场爱情作了注脚,它携带风霜,也携带着洁白和飘逸的姿态,它寒冷而又温暖,坚硬而又柔软,沉重而又轻盈。它让他们感受世间冷暖,也让他们拥抱得更紧密,相互取暖。
  
  自行车是慢爱情的又一象征物。她第一次去他工作的小镇,他踩着一辆紫罗兰的26寸飞鱼牌自行车,后座载着她,跋涉20里长路,一路遇坡下车,推推走走,走走停停,十五都港和棠岭港交汇的三江汇流地带,地势开阔,水草茵茵,他们支下自行车,在草地上坐下来,看山、看水、看牛羊;躺下来,看天、看树、看夕阳,时光就像流水,缓缓流淌,缓慢而抒情。
  
  连学唱一首歌都那么慢。《驿动的心》一遍又一遍,总是唱不厌,也听不厌。《水手》里那句“風雨中,这点痛算什么”在风中来来回回唱,也在心中来来回回唱。
  
  就连靠近她都那么慢、那么慢。他有宿舍,虽然简陋、狭窄,却整洁、私密,是一个人的王国。在小镇,在校园,没有人认识她。但他们相恋多时,亲密也仅限“嘴上功夫”,那也是偷偷摸摸的。在路上,在校园,在过道,他们的手规规矩矩,他们的身体总是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。夜晚来临,尽管他一直不好意思与女同事交流,但为了她借宿,他还是第一次向一位女同事提出了请求。他们就这样异床同梦,在校园里度过白天,也度过黑夜。
  
  周末或假日,他就飞驰单车上她家,有时玩得晚了,她爸她妈留宿,也是单间。她准会来他房间一块儿聊、闹,但夜色深了,钟点晚了,她必又蹑手蹑脚溜回自己的房间。因为偶尔迟了,她爸的咳嗽声准会多起来。其实,他们也准是点到为止,谁也不敢越雷池半步,谁也不会越雷池半步。
  
  那年春天,细雨霏霏,她要外出了,他去送别。他们撑着伞,一前一后,走出小村庄,走向夜色已浓的大路上,借助着夜色和大伞,紧紧相拥着走过一段很长很长的路,聊不完的话,唱不完的歌,分别就在眼前,再相见却不知要等到哪一天。
  
  他在家乡,她在远方,春花秋月在鸿雁传书中开开合合,圆圆缺缺。那时,时光好像已经静止,只有想念日生夜长如莺飞草长。
  
  自行车轮不知道转了多少圈,邮件不知道走了多少趟,两个人终在1994年1月30日抵达一个共同的地方:小镇上,一间瓦房,一桌、一椅、一橱、一柜、一床。
  
  酒已欢,人已散,他和她对着一对红烛光的一刻,就是今生最幸福的模样。